载入中...
http://www.cnwing.com/u/chinalj/index.shtml
载入中...
载入中...
时间记忆
<<  < 2017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登录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回复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加入群组
载入中...
我的好友
载入中...
我的照片


5月17日,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发表署名内森·加代尔的文章《新的紧迫现实主义使与北朝鲜的谈判更加成为可能》。该文基于对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首席专家傅莹5月初在布鲁金斯学会所发长文《朝核问题的历史演进与前景展望》的解读,对朝核谈判前景作出展望。内森在文章中说,尽管朝鲜最近又进行了一次远程导弹试验,并可能是近期全球性网络攻击的幕后黑手,东北亚一段时间以来不断激化的紧张局势仍似有缓和。这似乎是由于朝鲜、韩国、美国和中国等相关各方都意识到了一种空前紧迫的现实主义认识,而这种现实主义很可能使各方看法趋同,最终促使地区危险局势恢复稳定。
内森说,中国非同寻常的举措使这种新的现实主义更加凸显。傅莹女士作为中国的外交政策专家之一,自2003年开始参与处理涉朝事务。最近,她在布鲁金斯学会网站上发表了对朝核问题的历史回顾文章。布鲁金斯学会是美国最大的智库之一,在华盛顿的外交政策圈拥有广泛影响。
内森在文章中指出,傅莹的长文通过清晰列出几个不现实的前景选项,极具说服力地阐述了为何与平壤重启谈判是最可行的路径。内森说,很多西方人认为中国应加大对朝压力以解决朝核问题,但基于对朝鲜政权的认知,傅莹认为解决争端恐怕不能完全取决于中方向朝施加更大压力,而在于美国能否向平壤提供承认和安全保证,唯有这样的政策调整方有可能降低平壤扩大军备的胃口。
内森认为,傅莹的根本观点是,恰恰是在进行更严厉的制裁和军事威胁的同时关闭了对话,朝鲜不断强化了其核武计划。她还提到,寄希望于朝政权短期内崩溃并不现实。
接着,内森援引了傅莹在布鲁金斯长文里的观点:美国有部分人士将解决朝核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通过加强制裁使朝鲜屈服上,换句话说,希望直接将朝核问题外包给中国——这不可行。中国不是半岛敌对矛盾的一方,不是导致朝鲜安全困境的原因。内森在文中提到,看起来朝鲜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来源于对外部压力和干预的恐惧,例如美国及其盟国在包括伊拉克在内的其他国家进行的政权更迭,而制裁往往是此种政权更迭的前奏。为避免相似的命运,在常规武器自卫能力上的巨大差距面前,朝鲜铤而走险选择发展核导武器。
内森写道,中国认为朝鲜的核能力威胁整个地区稳定,同时认为无论中国施加什么样的经济压力,都解决不了朝鲜的安全关切。傅莹强调,美国继续无视半岛安全困境实质的鸵鸟态度是无益的。
内森说,美国近期声称的“所有选择都在台面”,这显然包括了军事行动,而傅莹认为军事行动不具现实意义。韩国和盟友美国,以及朝鲜都在朝韩边境大规模部署了常规军力,一旦在人口密集的朝鲜半岛爆发军事冲突,定会导致大量无辜的平民丧生。局势有失控的危险。
内森分析,正因为上述原因,傅莹认为解决朝核问题的唯一现实方法是努力实现与朝对话,达到“帕累托最优”。它不能保证实现每一方利益的最大化,但会以最小的损失保证各方最基本的利益,而各方都要有所妥协。
内森援引傅莹文章的有关表述说,朝核问题的现状已经远远脱离了2003年六方会谈启动时的基点,然而,历史经验表明,只要能谈,就能使局势走向稳定,就有希望达成解决办法。
内森在文中承认,确实,言语能够奏效,我们看到很多不愿局势继续升温的人已经站到傅莹文章所体现的中方观点一边。特朗普总统已经表达了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意愿。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于上周大选结束后也表示如果情况合适,会访问朝鲜。韩国联合通讯社上周末的一篇报道援引了一名朝鲜外交官的话:“如果条件达成,我们会对话”。
更有甚者,美国高层官员仿佛向朝鲜释放信号,暗示其已注意到了解了傅莹文章所罗列出的朝鲜安全关切。美军太平洋舰队司令哈利·哈里斯表示军事施压的目的是让金正恩“找回理智,而不是膝盖下跪”。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也公开表示“我们的目标并不是颠覆(朝)政权”。
内森写道,傅莹在布鲁金斯发表的文章中重申了中国的“双暂停”方案:第一步,朝暂停核与导弹活动,美韩暂停大规模军演。傅莹认为这一方案有助于把各方拉回到谈判桌前。继而可以采取“双轨思路”: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以及建立和平机制,两者可以并行。傅莹主张只有秉着“同步走、相向而行”的原则回应、照顾各方关切,才能带来朝鲜半岛的持久和平稳定。
内森在文章中称,到目前为止,美国和韩国——尽管是韩国前政府——都拒绝了“双暂停”建议。但是,即便中方的建议不能精准推进,其提供的“同步走、相向而行”框架仍须是解决问题的起始点,而它看上去是达到傅莹女士所主张的“帕累托最优选择”的唯一符合逻辑的路径。
内森说,在上月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的海湖庄园会晤中,双方均重申了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目标,也同意就这一问题保持密切的沟通和协调。中美领导人聚焦有关讨论的事实给人们带来希望感。
内森认为,正如人们常说的,探寻危机的解决出路能够创造新的机会,在新的紧迫现实主义架构内寻求解决朝核问题同样孕育着新事务,那就是一个面向整个东北亚的包容性的安全框架,中国和美国在其中可以成为不可或缺的伙伴,而非不可回避的敌手。

 





Copyright © 2006.09.18 design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中翼军事版权所有